员工自愿放弃社保,又以公司未缴社保为由要求经济补偿,公司该如何应对?

         

案情提要:

“2011年8月11日,王某进入A公司工作,从事针车车包岗位(工种),双方签订了书面劳动合同。2015年3月25日,王某通过挂号信向公司邮寄一份《解除合同通知书》,称因公司没有为其缴纳社会保险费,提出被迫解除劳动关系。

工作期间,王某自愿签订了一份放弃社保申明书,表示不愿投保并同意公司将应支付的社保份额计入计件薪酬。

王某于2015年3月20日向劳动仲裁委申请仲裁,要公司补缴社保,并要求支付解除合同的经济补偿金20700元。

仲裁委员会逾期未作出裁决。王某后向法院起诉。”

一审判决:

一审法院认为依照相关法律的规定,用人单位和劳动者必须依法参加社会保险,缴纳社会保险费。社会保险费的缴纳,由单位和个人共同负担,缴费个人应当缴纳的社会保险费,由所在单位从其本人工资中代扣代缴。

王某作出的放弃社会保险,由公司将其应负担的社会保险费计入工资的声明,不符法律规定,属无效约定,公司应当为王某补缴社会保险费,王某应当返还公司社会保险补贴。具体以社会保险经办机构核定公司应负担数额为准。

因王某自愿承诺放弃参加社会保险,现又以公司不办理社会保险解除合同为由要求公司支付经济补偿,于法无据,不予支持。

宣判后,王某不服,提出上诉。认为法院主动保护公司利益。按照民事诉讼法的规定,不告不理是审判原则之一。公司没有提出反诉,没有主张社会保险补贴的返还,而法院判决返还社保补贴,无法律依据。

二审判决:

二审法院认为,根据法律的规定,用人单位和劳动者必须依法参加社会保险。因此,放弃参加社会保险的承诺,虽系自愿但因不符法律规定,应属无效。

由于公司已将其应负担的社会保险费计入工资报酬中,故原审在判令公司补缴社会保险的同时,结合公司的抗辩判令王某返还公司在该期间根据社会保险机构核定应当支付的社会保险补贴,从而相互抵扣,亦无不当。

结合王某系自愿放弃参加社会保险,故其以此为由解除合同并要求支付经济补偿金,缺乏事实和法律依据,本院不予支持。

王某还是不服,向浙江省高级人民法院申请再审。

高院判决:

浙江高院经审查认为,根据现行法律的规定,用人单位和劳动者必须依法参加社会保险。因此,虽然原审认定了《自愿放弃社保申明书》的真实性,但因该申明书不符法律规定,应认定无效。

鉴于王某自愿签署《自愿放弃社保申明书》,且事实上已经通过领取工资报酬获得了公司本应缴纳的保险费,由此,原审判令公司补缴社保的同时判令王某返还社会保险补贴,及驳回其要求支付经济补偿金的诉请,并无不当。否则有可能导致劳动者一方面要求将社会保险费用计入工资发放,另一方面又主张补缴保险费并支付经济补偿金的道德风险。

    最后,浙江高院驳回了王某的再审申请。

《劳动合同法》第四十六条规定,劳动者因 “未依法为劳动者缴纳社会保险费的”而解除劳动的的,用人单位应当支付经济补偿,该条规定是基于用人单位恶意不履行为劳动者缴纳社保的义务而作出的惩罚性规定,即未依法缴纳社会保险费归责于用人单位,才应支付经济补偿金。本案中,王某自愿签订《自愿放弃社保申明书》,表示不愿投保并同意公司将应支付的社保份额计入计件薪酬。导致用人单位无法为其缴纳社会保险费用,A公司未为王某缴纳社会保险的主要原因在于其自身,此不可归责于A公司,王某再以此为由要求用人单位支付经济补偿金,明显有违诚信原则,于是法院对于其诉讼请求不予支持。

《自愿放弃社保申明书》一般都会被法院认定为无效,但是站在单位的角度,如果员工之前拿了单位的社保补贴,之后又以单位未缴纳社会为由向法院提起诉讼要求经济补偿金的,单位可以借鉴一下以上新的答辩思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