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中国医院大会召开,将压药价、涨服务价格…

       

一部《我不是药神》,引发了十几亿中国人的共鸣和深思,看病难、看病贵是所有老百姓牵挂的问题,“生不起病”“不敢生病”“没钱看病”成为了这一代人身上的共同标签。

医院和医护工作人员方面,也是有苦难言。医患关系、药物定价争议、医疗服务价值、医疗资源紧缺、医护工作繁忙等问题伤害着无数默默付出的医护人员的心。

医疗服务价格体系有诸多争议有待商榷。那么,如何建立健全的医疗服务价格动态调整机制,使各者之间达到平衡并提高满意度,跟随小编一起往下看看,2018中国医院大会在此方面提出了哪些工作部署。

国家医保局接手

医疗服务价格政策制定权

9月20日,中国医院大会在京举行。国家医疗保障局副局长李滔表示,国家医保局正在部署全国医疗服务价格改革情况调查,在评估成效的基础上,研究制定“关于建立健全医疗服务价格动态调整机制的指导意见”。这是国家医保局就首次公开向医疗界系统阐释中国特色医疗保障制度路线图,下一步,国家医保局将建立健全具有中国特色的医疗保障制度,在医疗、医保、医药“三医联动”中发挥“基础性作用”。

国务院办公厅印发的国家医保局“三定”方案提出,“推动建立市场主导的社会医药服务价格形成机制”,并在医药价格与招标采购司的职能中,提及“拟订药品、医用耗材价格和医疗服务项目、医疗服务设施收费等政策并组织实施”。这意味着,国家医保局从国家发改委手中,接过了医疗服务价格政策的制定权。

医疗服务价格改革在内的公立医院改革,牵一发而动全身,改的是医院,影响的是用药,影响的是医疗机构的采购行为,对药品的生产、流通、使用都带来影响。

要想捋顺医疗服务的价格形成机制,仍需医保、卫健、财政等多部门协调。

下一步:

压药价,涨服务价格

8月29日,国务院办公厅印发的文件要求,今年下半年,由国家医保局牵头,由国家卫生健康委、国家中医药局负责,研究出台具体措施,推动各地按照“腾空间、调结构、保衔接”的思路,加快建立以成本和收入结构变化为基础、及时灵活的价格动态调整机制,通过规范诊疗行为,降低药品、医用耗材等费用腾出空间,优化调整医疗服务价格,重点优化调整体现医务人员技术劳务价值的价格,降低大型医用设备检查治疗和检验等价格。加快审核新增医疗服务价格项目。允许地方采取适当方式有效体现药事服务价值。

医疗机构价格结构调整

对有诱导需求的项目降价,对有成本效益的项目提价;

体现技术劳务价值,拉开高技术含量、高难度风险项目同一般项目的价格差距;

优先调整价格水平及比价关系偏离度较大的项目;

充分考虑价格调整对患者、医保及医院的影响。

医疗服务价格改革,改的是医院,却对医药产业带来深远影响。比单纯强调医疗服务价格调整更重要的是:在付费端,要明确财政支出、医保基金支出、患者自费支出的三个付费方的比价关系;在收费端,要明确哪些是需要重点发展的医疗技术,并为此提供更为灵活的价格政策,让患者投票。

一方面,为保证患者的诊疗费用总体上不增加,要想提高医疗服务价格,只能同步压低药品、耗材、检查检验价格。

另一方面,在公立医院运行机制捋顺之前,强势的大型医疗机构一旦出现资金短缺,就会拖欠药品供应款。

医疗服务价格调整不能只拿药品费用开刀,受医院工作人员全口径纳入社保管理影响,医院的社保负担大幅提高,进而导致医院运营费用上升,这是医院出现普遍且较为严重资金缺口的重要原因。与此同时,有关主管部门要防止医院通过药品采购“二次议价”行为违规进行变相补偿。

“以技养医”落地难

“在北京,三甲医院的特级护理服务,每小时收费12块钱,还不如(雇佣)一位护工(的收费)。”

9月20日,在中国医院大会的主论坛上,一位国家卫生健康委员会司局级领导脱稿演讲,引发参会者自发掌声。他在现场解释说,医疗机构的收入分为两方面,政府补助和医疗服务收入。后者又分为医保报销、患者自付两块。对地方来说,政府投入可以忽略不计,公立医院院长面临补偿机制不健全的困境,“取消药品加成,医院限时限点、齐刷刷地执行了。但医务人员的劳务价值却是蜗牛式调整”。

7月6日,作为中国人口第一大省的省会,郑州市提出,进一步变“以药养医”为“以技养医”。重点提高手术、诊疗、康复、护理、中医等体现医务人员技术劳务价值的项目价格,降低大型医用设备检查治疗和检验等的价格。

公立医院价格改革,走得很慢,幅度很小,没有回归社会常识。由于整个价格严重倒挂,很难激发社会资本参与医疗的积极性,也很难激发医务人员的积极性。医疗服务定价控制在发改或医保部门手里,药品、耗材等定价则是市场化的。对于公立医院来说,成本端不可控,收入端也不可控。

在价格补偿机制不到位的情况下,医院要想发展,院长要把人才留住,就只能增加收入,这就导致公立医院产生趋利行为,与公立医院的公益性定位背道而驰。

国家拟督导

公立医院补偿机制落地

多位受访专家表示,取消药品加成之后,医疗服务价格改革成为对公立医院最主要的补偿方式。按照国务院整体部署,截至2017年9月底,全国所有公立医院取消药品加成,实行药品零差率销售。

国家卫生健康委员会体制改革司司长梁万年接受央视采访

今年上半年,国家卫生健康委员会对全国进行评估,各地的财政补偿基本到位,全国补偿总金额30多亿元,总体上超过10%的补偿比例。然而,部分地区和医院不同程度地存在补偿缺口的问题,全国缺口在80亿元左右,窟窿部分由财政填补,部分由医院自己承担。

今年初,原国家卫生计生委等六部门印发文件,要求对公立医院取消药品加成减少的合理收入,要严格按照当地公立医院综合改革实施方案确定的补偿途径和比例执行,实现新旧机制平稳转换,确保公立医院良性运行。

在经历一轮调研、督导之后,国家有关部门还将奔赴各地进行督查,要求各地价格补偿不足的,要尽快启动新一轮的医疗服务价格调整工作;财政补偿不足的,要限期足额落实政府投入。

2010年,新一轮医改的公立医院改革启动时,全国各级政府对公立医院的财政补助800多亿元,到了2017年,这个数字已经达到2000多亿,年均增长达到15%以上,高于同期的财政经常性支出的增幅。最开始,中央财政打算让地方财政承担财政补偿,但经过各方争取,中央财政明确,在2018~2020年每年安排专项资金100多亿元,继续支持公立医院综合改革。

自2009年全国推进新医改以来,公立医院扛起了主体责任。国家在深化医药卫生体制改革和对公立医院的财政补助投入已逐渐显效。在大健康战略下的公立医院在不断改革创新,使医疗服务定价更趋合理,增加医护人员对医疗行业的信心,让群众就医更加安全、有效、方便、价廉

来源:健康点、人民政协网、中国医院协会

整理编辑:大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