闽粤琼巡诊:一场由南至北的债务大爆炸

                 

本篇为《四方巡诊》的第三篇——南方篇。

地理上的华南地区是两广、海南、港澳,但在一般人的认知中,港澳进出还要过海关,丝毫没有自己人的感觉,广西似乎地处偏远,跟传统意义上的富裕也挂不上钩。

反倒是广东福建都是改革开放第一阵地,且擅于经商,反而成为南方城市的代表,因此,本篇便以此为重心,顺带延展一下海南。

广东

作为改革开放的发源地,也是连接港澳最重要的港口,全国人口最多的省份,占据两个一线城市名额,更是全国GDP最高的省份,那么毫无疑问,是珠三角经济圈及南方城市群最核心的区域。

广东、山东、江苏常年占据着规上工业产值的前三,与之后的省份根本不在一个量级上。

可是广东的工业发展状况如何呢?下图为整理自广东统计局官网的1-8月工业增加值,又叫工业GDP。当然需要再次说明,以下增幅部分均由我亲自计算,而非采用官方公布的数值。

这个全国工业领头羊今年也没能撑住,虽不像江苏河北等地,但依然一头栽下呈现负增长趋势。如果继续细究,那么影响最大的是轻工业,由2017年的7942亿,掉到2018年的6491亿,相反,重工业变化不大,仅仅减少111亿,只能说处于滞涨。

从工业企业效益的角度来说,各企业主可能更加难熬。根据整理的数据,2018年工业企业总数新增量远高于过去几年新增企业的总和,但营业收入和利润却呈现负增长态势的,那么均摊到各企业中,大家的收入就很稀薄了。

尤其别看负增长的幅度不大,但是你看过去几年的利润增幅,都可以称为快速发展,现在一下被打断,就好像开到300码的动车突然一个紧急倒车一样,背后的痛苦非常人所能理解。

固定资产投资情况,广东已经已经不再公布,基本可以想象,惨不忍睹,也是今年统计部门的主流,敢于公布的全国加一块也没几个。

而社会消费品零售方面,广东同样没能好过,截止今年8月,增幅一下掉落到4.1%,低于全国同期水平的4.3%。

虽然没有出现负增长的倒退,但如果你知道广东是2017年全国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排名第一的省份,你还感觉没什么问题吗?

不过从这个榜单可以看出,零售与工业的关系非常紧密,反倒与人口的关系不是那么大,比如四川、河南人口均高于浙江3、4千万左右,但零售总额却依然低于浙江。

这里要再多提示一次,消费品零售总额体现的是大家的衣食住等生活必须品花销水平,因为通货膨胀下带来的物价上涨,即便维持此前的水平也是每年必须增长的,不进则退。所以可以说,工业关系即民生,不重视工业的结果就是到了不景气的年份,你就得消费降……分级了。

其实说分级也没错,因为本来就只有两级,升级和降级,有人利用大家的降级成就了他个人的升级,是谁我就不多说了。

说到这里,我们再复习一遍拼多多用户分布图(因统计时间节点的不同,不同出处的数据可能有所差异)。

金融方面,目前广东整体的存贷款情况还算健康,但深圳与珠海的居民杠杆走上了完全不同的道路。而广州,我没找到他在哪里公布了居民部门贷款余额。

截止今年8月:

深圳居民部门贷存比(贷款余额/存款余额)为166%,珠海的贷存比为128%

而2017年同期:

深圳居民部门贷存比为158%,珠海则为135%

可见今年以来,珠海市民的确在坚持去杠杆,或许可以缓冲一下港珠澳大桥同行后预期落空带来的负面效果。

但深圳市民在炒房的路上越走越远,因为他们相信深圳作为一线城市,岁月静好,还可以再涨上500年。现在算上公积金贷款余额,居民贷存比也才173%,算逑?

难怪今年带着5000万在深圳买房也只能找个角落蹲一下。

不过从中也显示出了深圳的暴发户特性,不像北京上海底蕴深,到处都是巨富高赵成分家族,钱不知道囤了几辈人,炒房炒成这样居民整体杠杆率也上不去。

最后,外汇方面,广东的进出口总额占全国总额的23%,居全国第一。而8月累计的货物贸易进出口总额上涨了3000多亿元RMB,但实际上新增的全是逆差,出口方面反而有略微下降。

而利用外资数据,往年都使用“亿美元”为单位,今年不走寻常路,改用“万元”做单位,这当然是为了模糊数据,可惜难不倒三十三我这样的闲人,因为是8月份的数据,那么完全可以采用6.85的保守汇率计算,结果约为147亿美元,同比下降1.6%(去年同期为185亿美元)。

但根据广东商务厅的对外投资看,今年1-8月累计对外投资105亿美元,对比去年同期(60.5亿美元)上涨73%!

也就是说货物顺差缩小3000亿RMB,投资顺差缩水了83亿美元,约66%!对外经济第一战线濒临沦陷了,也难怪全国外汇数据如此难看。

福建

福建的统计是我今年以来看到的最佳数据,社会零售照常增长,产业发展丝毫不受影响,连货物进出口顺差情况比广东浙江等省份要强得多,仅就公开的情况看,真的无懈可击,似乎丝毫不受经济寒潮的影响。

本来应该好好夸一顿的,比如工业,无论企业数量、企业亏损数、营收总额、利润总额等甚至连放缓的迹象都没有,但这样的完美反而让人生疑,凭啥,我大福建头上长角了?

虽然福建是一个经济发达省份,但这并不意味着能比广东、浙江、江苏等地更胜一筹,其整体地形多山多林,不利于发展规模化的城市群,不管是农耕还是交通运输都受到了极大的限制。其人口至今都远逊于周边几个邻居,仅3800万人,比江西还少,而广东则拥有1.1亿人。

更重要的是,商业是一个整体性的行为,大家都有工业,大家都在同一个市场中竞争,凭什么你就可以碾压其他人?功底扎实,影响有限可以理解,但连增长放缓都不存在,实在太不可思议。

而且,如果发展势头如此强劲,大可以公布固定资产投资绝对值,不至像现在这般给个无从辨别真假的增幅。

与外界的印象不同,福建经济最强的不是岁月静好的经济特区厦门,甚至不是省会福州,而是泉州。要知道,福建是一个地地道道的工业省份,截止今年1-6月的数据,第二产业占比超过了51%,泉州第二产业占比全省第一

福建人能在改革开放后富起来,靠的是对外贸易和轻工业。实际上这两者是相辅相成的,丰富的渠道刺激了产业发展。

其中的轻工业主要指的是衣帽服饰、鞋类等,比如全国出名的莆田鞋,但真正出类拔萃的是泉州,安踏、匹克等品牌服饰都是当地企业,外省人对福建有土豪多老板多的印象,主要指的也是泉州人。

关注了老蛮的人都知道,泉州今年的经济情况非常不错,经过我计算器计算的,截止今年8月,规模以上工业增加值同比增幅达16%,规模以上工业企业营收和利润同比增幅分别为17%19%

所以我知道有人一定会说泉州,那么这就意味着整个福建都在复制“泉州模式”吗?我不这么认为,我怀疑福建今年公示的数据是伪造的。

要想理解这一点,我们要先了解“泉州模式”是怎么成功的。

说来很讽刺,想看福建最全面的统计数据不是在福建统计局,而是在泉州统计局。下图为我根据泉州统计局发布的上半年数据制作的一个表格:

我们知道,GDP基本是税前利润+工资总和,而政府一般性收入虽不等同于税收,但一般性收入基本来源于当地生产的分成,那么一般性收入/GDP大约可以算作是当地的税负负担。

从表中我们可以看出几个规律:第一,三个地区的GDP从高往低排列,但政府的财政收入却是从低往高排列的;第二,包括全省在内,泉州更是其中唯一一个降低了实际税负的地区,其税负水平低到令人发指,几乎只有全国水平的一半(我国上半年该比值为24.9%)。

那么泉州模式的成功就很明显了,泉州政府正在主动帮助企业分担压力,积极与民间渡过难关,宁可自己少赚点也没关系,什么才叫父母官?什么才叫共克时艰的正确姿势?泉州政府在用行动向我们阐述这一答案。

上一篇京津冀的文章中,有读者向我提出了一个请求,希望在揭露事实的同时,给予一些能够改善现状的方案,我知道口号太抽象,干说无益,如今有数据支持,我便提出第一个呼吁:希望各级政府像泉州一样,主动担起责任,真正与人民共进退!

倒过来看,厦门的GDP是泉州的58%,地方财政收入却是泉州的160%,一般性预算收入/GDP的值高达36.5%,几乎是全省水平的两倍,泉州的3倍!

这意味着厦门企业得需要多大的利润才能维系正常经营?即便如此,厦门还认为是认为自己减税降负做得好,而且为房地产限购导致契税少收了感到一丝丝遗憾。

对此我就请问了,凭什么你厦门还能比别人活得更好?你连工业都能比江苏、广东等顶级老牌工业强省更胜一筹?因为人家欠了你了?

厦门是全省最大的进出口港口,的确,今年出口额有所增长,这个数据还是可以相信的,因为海关与统计不存在上下级关系,也没有明确的利害关联。但截止今年上半年,对比上年同期全省加一块也仅仅新增了200亿元人民币。

200亿的出口额能拉动多大的经济?可以力挽狂澜逆流而上?要知道,江苏上半年出口额可是比去年新增了1000多亿。

官方对此的解释是,因为供给侧结构改革,呵呵,看来改革只在福建进行,别人都没改上。

当然这一切都没有铁证,猜测和怀疑只能到这个地步,毕竟这个级别的统计信息不是简简单单靠两个大数据就能完成的,也只有官方统计部门有这个能力,也许现在全福建人民生意好做到爆炸也是可能的。

你可能会说如果注水虚报,对一般人有什么影响呢?既然官方面子上过去了,那么因经济增长需要上缴中央的钱当然也得多,承担这部分“面子税”的就是当地企业和居民了。如果企业本来已经不堪重负,这样做无疑是加速把他们往火坑里推。

再一点需要预警的是,福建全省存贷款杠杆率在今年8月已经突破100%,而去年年底仅为95%,而居民部门的杠杆率由去年年底的110%,急升至8月份的114%

意思就是全省现金全还了也不足以抵偿债务,我想这恐怕是福建人民正在拼命借助信贷来寻求自救的表现。

这一数值我提过很多遍,有什么意义呢?一般说负债率说的是资产与负债的比值,但是除去现金的资产价格是会波动的,债务只会利滚利越来越多,除非房价永远涨,否则一旦出现集中偿还,发现大家立刻拿得出钱都不够的时候,就只能变卖资产以抵偿债务,也就俗称的爆仓。

有期货交易经验的人就知道,一旦爆仓,市场短时涌入巨量的卖单会加速资产贬值(一根大阴线),进而引发一系列连锁爆仓,以及大规模破产。这也就是为什么当我看到厦门算上公积金超过190%的杠杆率时,会坚定看空,因为“保证金不足持仓的安全线太低了

你想想,厦门居民以400万人口(约占全省10.5%)就承担了全省居民部门25%的贷款,真是想想就刺激,不知道最后会不会成为触发全国大爆仓的那颗底火呢?

海南

为什么本篇并不把海南当做重点?因为海南真的是扶不上墙。

1988年海南成为经济特区,当时全省GDP为77亿元,占当时全国GDP的0.5%。30年过去了,2017年海南全省GDP为4462亿元,依然占全国的0.5%

当年邓总工对深圳说,我们没钱,只能给政策支持。40年过去了,深圳从一个小渔村成长为了全国顶级科技创新、经济中心,GDP由建市时的1.9亿元发展到2017年的2.24万亿,规模达全国第三。

而同样是政策支持,建国以来第一次炒房炒崩的地区就是海南,连银行都给炒破产了,由此可见当时对海南政策的倾斜力度之大,已经不算支持,而是宠爱了。

如今大家对海南的印象也绝对不是什么经济发展迅速,而是旅游和飞上天的楼市,毕竟海南自古以来都是东北不可分割的一片领土。

单从GDP、工业、第三产业等方面,海南并没有什么问题,只不过第三季度的GDP刚涨333亿,海南政府的一般公共预算收入就涨了近177亿,相当于增值部分过半被收入政府囊中,凄惨到不要。

实际利用外资方面,从去年第三季度的16亿美元,一下掉到了1亿美元,降幅达93%,不过本身体量也不大,不值一提,且这是全国整体的一个趋势,显然外商都在准备着泡沫破灭前的大撤退。

进出口方面,海南丝毫没有体现出作为海岛的贡献,每年的都是逆差,2016年更是达到了可耻的470亿美元,分明是靠着低税、免税来吸引人流量,最后成为海淘客的天堂。也只有上头政策支持,才能在外汇储备连年缩水的国情干出这种事。

同时我要纠正大家一个常见的错误认识,海南最发达的地区依然是海口,而不是三亚,从今年第三季度的数据看,两者根本不在一个量级上,GDP相差近乎3倍。

那么分析海口一窥究竟,海口统计局发布的1-8月数据显示:

  • 2017年全市固定资产投资834亿元,同比涨幅21.2%

  • 2018年全市固投总额为711亿元,同比涨幅-14.7%

啧啧,又一个大跳水,整个城市都进入了衰老的境地,基本也就反映了全岛的惨状。

而房地产方面,还记得4月份的“关门打狗”一夜冰凉吗?

于是房地产销售额由去年8月单月的58亿,一下滑到28亿,降幅高达51%。瞬间让我想起当时海南房产中介的朋友圈,笑死我了!

而海口的金融方面,由于此前对房产的过高预期,让全市贷存比由2017年8月的97%“蹭”一下涨到今年同期的114%

如今房是有了,但就是炒不动、卖不掉,尤其是背着一屁股房贷那种心情可能比上坟还难受。

即便在这种情况下,海口政府也没松口,今年(截止8月)一般公共预算收入同比增幅达23%,同甘是可以的,共苦嘛,根本不存在的,只有牺牲大家保全自己才是应有的特色主义作风。

鉴于此,海口市民还是应该多考虑下应该怎么自救吧,指望公仆们是指望不上了,以免事到临头了他回头给你一嘴巴:“你也配姓赵?”

就酱。

总体来说南方的情况也没有好过,也是意料之内,当然,明面上还没有像天津、浙江这么极端。

尤其是深圳、厦门,其债务是两颗不定时爆炸的炸弹,讲不好哪天就炸了。

以深圳的体量,一旦爆炸,绝对是一种“蛋碎”的感受,但也可能因为财富聚拢效应比较强,被涌入的新增韭菜所化解。厦门真的就不要存有什么幻想了,还什么厦门是全国人民的厦门,哪来的自信?谁同意你代表全国人民了?

不过是一群岁月静好的房产中介希望大家进场接盘罢了。现在还只是在房闹阶段,因为只是多地小范围爆炸,闹了还有机会,这点钱房地产公司还托得住。如果进一步演化为全面性的爆炸,等着上天和太阳肩并肩吧,别指望你赵家还会保你,他肯定弃车保帅,守住国有资产先,不信你试试。

最后,给出三种参考性提议:

  • 政府降税,与民间同甘共苦,效法泉州

  • 按人头发钱,缩短贫富差距,像澳门就连续发了10年

  • 道法自然,不做多余干涉,让其自由发展,充分发挥市场的自我调节能力

  • 更多精彩阅读:

    不花钱也能打赏?